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客户的老婆真好玩
客户的老婆真好玩

客户的老婆真好玩

[

那是我的一个客户。我和他夫妻俩关系非常好。经常和他老婆一起下乡,搬货。回来就在他家吃饭。后来,他说你也不用住宾馆了。直接住在我家里算了,这样第二天可以直接去下乡。

  我后来就搬到他家里住了。

  他们夫妻人都挺好,应该当时都快40的样子。他老婆皮肤很白。所以显得年轻很多。

  干活很吃苦,所以经常站店的是他,一起下乡的是他老婆。

  那年夏天,他腿让碰着了,需要住院。他老婆就每天下乡回来去看他一次,其余时间都是他母亲伺候他。主要是需要静养,因为绑着石膏。

  有一天晚上,我拉肚子,可能晚上吃西瓜太多,再加上白天喝水太多,好像水中毒一样,我急着去厕所。

  我听到厕所里,她已经洗澡出来了,只是没有关灯,谁知我一开门,她只穿了三角内裤,胸罩没戴,奶子白花花的,有点下垂,但是很大,我当时脑子炸了一样,赶紧退出来,关门跑我屋里了。

  过了一会儿,她敲了一下我的门,说,你去洗吧,我洗过了。

  我赶紧去卫生间了。

  我到了卫生间,看到洗衣机上放着一个紫色的胸罩,是她白天穿的,像眼镜一样放着。内裤在旁边,是那种镂空的,因为我女朋友买过这种。

  我脸上还是热热的。

  我上完厕所又洗了澡,估计将近用了半个小时。等我灰溜溜的出来的时候,谁知道她就在卫生间外面,我吓了一哆嗦。感觉自己做了亏心事一样。

  她说,你看你那胆子。

  你过来,我给你吹吹头发,要不然湿头发睡觉会感冒。

  我就老老实实的站那,她给我来来回回吹干了头发。

  她收吹风机线的时候,我准备往我屋里走。她说,我头发还湿着呢,不会考虑别人啊,将来,咋照顾你女朋友啊?

  我一脸窘态。

  她说,来我屋里,灯亮,外面站一会,感觉冷了。

  他家因为是在县城边处盖的两层楼房。下面门市,上面住人,我们都住楼上。上面空廊很大,卫生间就在空廊里。

  我就去了她屋里。可能喷了香水吧,感觉很好闻。屋里只开了床头的灯,发出的光不是白光。她赶紧打开了顶灯,一下子屋里亮堂很多。

  我看到粉色枕头上放着一个黑色胸罩和内裤。她就坐在床边,把吹风机线插到了床头的开关。我开始给她吹头发,可能皮肤白的原因,头发根处的白色头皮清晰可见。

  我一边撩起她的头发一边吹风,头发的香气直冲我鼻腔。下面竟然有了反映,我定了下神。就说,嫂子你的头发还挺好的。她嗯了一声。我感觉挺没趣,觉得自己没话找话,就认真给她吹风起来。

  吹到前面的时候,我才看到,她穿的是个大圆领睡衣,她坐那,我站着,可以顺着领口看到整个胸围,比我女朋友的大多了,我不敢多想,赶紧移开了。

  这是外面阴着的天,忽然下起了急雨,还打了一道闪。

  她说,把大灯关了吧,小虫子都进屋了。说着,她关了灯。

  屋里一下子,不清晰了,我也平静了很多,也没有那紧张了。

  这时,她说,可以了,不能吹太狠了,伤发质。

  我随手就把吹风机关了,放床头柜上了。

  她一扬手,躺在了床上说,哎,今天太累了,困死了。我看到了,睡衣一下子到了她的大腿处,白色的双腿裸露在外面。我接话说,今天跑太远了,路太颠簸,你开车更累。我当时不会开车,所以都是她开车下乡。

  说着,我就往外走,这是外面打了一声雷。我说,估计今晚还下大呢。

  她没啃气,我就回到了我屋里。

  因为夏天,我那屋没有空调,只是我给装了蚊帐。就经常不关门睡,当然都是穿着短裤睡。

  我快睡熟的时候,忽然感觉有人掀开我的蚊帐。说,你不热吗?我一听是嫂子,就说,不热。

  过了一会,她还没走,但我完全没有睡意了。只是不知道怎么办,就装睡。

  你来我屋里吧。说完,她走了,我没敢动。等她约么到了她屋里,我才想起来,她说让我去她屋里。

  我脑子一通乱杂翻滚。我去了厕所撒了尿,就往她屋里走。外面雨没有停,我肩膀子被嘭到了一点水。感觉有人打了我一下一样。

  她没有关门,我进屋感觉干冷,屋里开了空调。

  她说,你把门关上吧。太潮。

  我关上门后,开始往她床边移步。心脏扑通通的。

  她说,你睡那头吧,天气闷热,怕你热着了。

  我摸着床沿,漫漫的躺下了。枕头上一股股香气,更浓。

  她帮我盖着毯子说,盖着肚子,一会儿冷了,把脚也盖上。

  盖上毯子我才知道,我和她盖的是一条毯子,我挨着她的腿,直接挨着她皮肤,一下子感觉身上热起来了,她的脸就在我右边肩膀傍边。

  这个时候外面雨又下大了,雷声更密了。

  我趁势翻了一下身,感觉枕头旁边放着什么衣服,我拉了一下,是那会儿进屋看到的胸罩和内裤。

  她的脚就在这旁边外面凉着,我拉了一下毯子,准备给她盖上。

  她说,要不你来这头睡吧,我看着你的脚,也可想盖着。

  我欠身到了那头,看到她头发铺展开在脸下面,脖子下面露出了一大片白,直到胸处。

  我躺下之后,她就稍微往里翻身了一下,一会,她忽然翻过来,用舌头开始咬我耳朵,我感觉麻麻的,身体全部有了反映。她用舌尖开始往我耳朵里钻,一直往里顶,然后又用两片唇整个包裹着我耳朵,开始吸。就在我的手摸到她屁股时候,她把舌头伸到了我嘴里。开始吸我的舌头,开始吃我的唾液。喉管里,不时有嗯嗯的声音透出来。

  我们彼此都把对方的舌头来回吸了无数遍之后,她离开我的嘴,对着我的耳朵说,给我把睡衣脱了吧。

  我们坐起来,我把她睡衣从下面撩起从头上脱掉了,胸比我想象的还要大。她顺手把我的裤头也脱了,我下面早已硬的如石块。她把我推倒之后,开始用舌头吸我的乳头,我女朋友从来没有这样过,两个乳头吸过以后,我喉咙早已干的犹如一团火着过。

  她把头往下,开始从我的阴茎根处网上舔起,然后又整个吞下,来回无数次,我已经脑子放空。

  过了一会儿,我忍不住开始哼哼起来,她岔开两条腿,开始往我身上坐,我的阴茎被他拿着开始对她的下面,我只感觉一层层的温热漫漫将我吞下,她坐了下来,我的阴茎整个进入了她身体,她扶着我的胸,开始上来欠屁股,每来回一次,我都感觉有个小嘴再吸我,包裹的很严实,慢慢的水开始变多了,她的浪尖让我越来越硬。

  “你的好硬啊”她说,你的怎么还这么紧啊,我问。我是刨腹产的小孩,有了孩子以后,你哥我俩很少做爱。

  我的大还是他的大,我忽然问了一个傻问题,她趴了下来,两团大胸一下子压在了我的胸上,她把嘴唇对着我的嘴唇,用舌头来回搅了我一顿说,你的,舒服死了,我感觉我都快装不下了,顶的我一直往外出水。

  我的阴茎周围早已被她的淫水湿透了,屁股下面都是她的淫水。

  我说,你怎么那么多水啊。刚才我都感觉像一张小嘴在吸我然后又吐水一样。

  她说,我好久没有做了,你哥和我都是分床睡。他不想,我也不找他,有时候我过去他床上,他都说累。后来我就不过去了。我没有问什么原因。只是忽然觉得对不起他。

  她又说,你不用怕,他知道也不会恨你。所以你不用害怕。说着,她又把舌头伸进了我嘴里。然后拿着我的手,放到她两个胸脯上。对我说,我的胸大吗?我说太大了,她说,好多人我都感觉到对我有意思,我问,那你怎么不找一个,她说,我不喜欢他们,我喜欢干净的,对你有好感,就是因为你无论什么时候回来,都会洗干净才睡。

  我也不懂女人的逻辑。这个时候,我的阴茎在她阴道里已经来回不知进出了多少次,他的淫水已经将屁股身下的床单湿了很多。

  你会不会觉得我太浪了?是不是太贱了?我赶紧捂着她嘴,说,没有,我不会那样想。说完,我把舌头伸出来说,你把舌头给我,然后她伸出舌头,我开始一点点的舔她的舌头,然后吸她的舌头。她的下面这时候,忽然一紧一松,也像一张小嘴在吸我一样。忽然她开始发抖,一下子趴我身上,一会她说,我刚才高潮了,高潮了好多次,刚才来的更强,你太厉害了。我都感觉你都伸到我子宫口那了。我说,舒服吗?她说,很舒服,从来没有这样连续高潮过。

  我说,要不你躺下,我进去吧?她笑笑,从我身上下来了。

  她躺下来,那两团大胸一耸耸的,直让我头皮发紧手心出汗。然后她两手搂起自己的大腿根部,对我说,你不喜欢说干吗?我说,我怕说了,你觉得太粗俗,就没说。她说,你想说什么都可以,我喜欢听,刺激的话,好有感觉的。我扶着硬棒棒的阴茎准备插入。碰到她阴道口,一片湿漉漉的。这是她说,要不把床头灯开开?你介意吗?我想让你看着我干我,我也想看着你干我。

  我说,好。

  灯开了,她躺在那里,白腾腾的胸上是两颗黑乳头,上面我的唾液泛着晶莹的光。她咬着嘴唇,双颊潮红,微微闭着眼。我用双手抓着她的胸脯,然后俯身到她脸前,对她说,我开始干你吧?

  她点了一下下颚,发出嗯的一声。

  然后双手抱起自己的双腿,一下子,把下面打开了。我看到下面全是未干的淫液,阴毛已经乱在一起,中间那条缝并不黑,里面有嫩肉稍微外露,有点点红白外探着,我把阴茎放在她阴道口,来回摩擦,她嗯嗯嗯的呻吟了起来,这时她用手指分开了阴道口,像一张张开的小嘴等我进去,她说,干我,快干我。

  我一下子把阴茎直直的插了进去,她发出了一大声,又开始发抖,又对我说,别停,干我,使劲干我。说着,把我的手放她胸上,说,使劲搜它,我想要你。

  我把她的两腿抄起来,阴茎一下子深入了更深了,她开始撕心裂肺的叫,阴茎在她阴道里来回进出,一会儿她哆嗦了好几次,发出的呻吟声也变了,我的心灵上开始又白色的泡沫,她的淫液咕咕的冒了出来,她叫的已经出了汗,脖子上筋脉毕现。

  我开始用牙齿慢慢咬她乳头,她兴奋的下体都来回的上抬,嘴里不休的说,我要死了,好舒服,快干我。

  在一阵快去抽插下,我射了进去,她抱着我,在我肩膀咬了一个大大的牙印。将要流血,我却没有感觉。

  那一夜,我们做了5次。

【完】